中国血疗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English
今天是 欢迎访问中国血疗网!
 
 
行业新闻
 
中医脏腑、气血辩证施治
发布者:陈德芝   发布日期:2016/6/7   来源于:中国血疗网  浏览次数:1451

紫外线照射(充氧)自血回输疗法【Ultraviolet Blood Irradiation( and Oxygenation),简称UBIO(UBI)疗法)】在上世纪20年代起源于欧美国家,在抗生素问世之前,其在抗感染治疗中有过重要贡献。经过100多年的临床应用与发展,成为非药物性治疗的自然疗法之一,具有科学、有效、安全、无毒副作用,是属于更广泛意义上的光疗法之一。该疗法提倡用自身的血液实现预防、治疗的目的,从而起到保健、延缓衰老、改善生命质量的目的,被誉为“天然的血液、自然的疗法”。
UBIO(UBI)疗法已在欧美等国家广泛运用,美国FDA(食品及药物检验局)、美国FFBI(血液辐照协会)业已批准和推荐,美国国家年度医生、著名医学博士威廉·道格拉斯联合全美47位知名医学专家也强力推荐该疗法。美国密执安州立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耶鲁大学、国家癌症研究所等研究中心正在将UBIO/UBI疗法应用于艾滋病、恶性肿瘤、疟病和病毒免疫、肝炎以及抗生素耐药性的研究与治疗。目前UBIO(UBI)疗法的临床治疗已达60多个病种,为现代医学提供了一种理想的临床综合治疗手段。
20世纪80年代,我国第四军医大学粟秀初、乔长义教授等人从前苏联医学资料中引用,开始了在国内的临床推广与研究。在继承、借鉴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我们将UBIO疗法应用于多种疾病的临床治疗和观察,迄今已20多年,积累了10万多病例、100多万人次的临床应用实践经验,安全性100%。同时对该疗法从不同角度进行临床研究,诸如:对紫外线照射血液的安全剂量和波长等基础数据的科研论证;从中、老年人体内的自由基水平检测入手,探讨UBIO疗法对人体抗衰老的作用机理;将中医中药的“活血化瘀与辨证论治”的理论与UBIO疗法有机结合,使临床疗效、药效显著提高,并填补了这方面的国内空白。曾先后获得江苏省政府科技进步二、三等奖项。
当今,人类已进入后抗生素时代,抗生素面临耐药性、抗药性的严峻形势,世界卫生组织(WHO)高度关注这一问题,而UBIO疗法在抗感染和提高免疫力等方面已得到公认的显著功效,必将给出极具份量的回答。国外同行们的最新进展以及100多万人次的临床实践应用,必将证明UBIO/UBI疗法未来前景
    血液疗法系指输全血、自身输血、非替补性治疗、人体丙种球蛋白、脐血(骨髓)造血干细胞移植等多种疗法的总称,UBIO/UBI疗法便是其中之一,也是长期临床实践应用和坚持的领域,根据卫生部卫医发[2005]92号文件《卫生部关于加强“血液疗法”管理的通知》,在清理与整顿其他“血液疗法”的同时,再次对“紫外线照射充氧自血回输疗法(UBIO疗法)”的充分肯定,更为该疗法的研究与发展及科学化、规范化、标准化的临床应用创造了良好条件。
我们愿将多年的临床应用和经验编写成研究报告,与同样对UBIO/UBI疗法有兴趣的国内外医学专家同仁们分享、交流。
    UBIO/UBI疗法是一种可用于细菌、真菌和病毒感染、免疫功能低下、中毒等的临床治疗,对缺血缺氧性疾病,具有改善微循环、降低血液粘稠度、降血脂、调节机体组织器官供血供氧的功效并己得到国内外学者的肯定。我们对UBIO疗法与中医中药结合治疗的临床研究是从心脑血管病入手的,对心肌缺血的改善和脑缺氧的改善,应用中医辩证治则和UBIO的作用机理开始探索。在此基础上又逐步扩大临床的适应症和应用范围;在对急性心肌哽塞、心绞痛、呼吸系统肺心病、消化性疾病、免疫性疾病、代谢性疾病、外科血管病和化脓性感染、皮肤科及眼科等30余种疾病的临床治疗实践中,发现UBIO疗法的作用机理与中医证型的辩证治则,不仅有着密切的联系,而且两者的有机结合治疗,具有增强疗效的协同作用,其疗效明显优于单纯中医中药组。
本项研究运用中医理论体系中的脏腑、气血理论与依据,从阴阳气血辨证的角度阐述气病辩证、血病辩证及阴阳辩证与UBIO疗法有机结合治病的关系机理,探索中医辨证的现代科学依据与宏观微观的规律。
一、中医气血辨证与UBIO疗法
(一)气病辨证与UBIO疗法
气与血是构成人体和维持生命活动的两大基本物质,二者在生理情况下互相联系,不可分割;在病理下彼此影响、互为因果。故有人云;“血与气,异名而同类”,二者的生成,均离不开脾胃运化而生的水谷精微。从属性上说;气属于阳,主动;血属于阴,主静。气能生血、意味者气与血的生化关系。气能行血指气的推动是血液循行的动力,由于血属阴而主静,不能自行,有赖于气的推动。气通过促进脏腑功能,以达到血液运行的目的。
1.气虚证与UBIO治疗:
气虚证的病理基础是元气不足,机体脏腑功能衰退,固摄无权,则气不摄血,
不能统摄血液。
  临床上如慢性支气管炎、肺心病、心肌梗塞、小儿营养不良症等均可有气虚见证,验证病例详见附件。以其中小儿营养不良症的“疳积”证为例,中医称“疳积”,是脾主运化、脾气虚、运化无权。疳积属脾虚夹积、脾胃受伤,水谷精微不能运化,脏腑气血不能得其濡养。中医治则重在消积理脾。“积为疳之本,疳为积之标”,药用疳积散加减治之。加用UBIO疗法治疗:在紫外线作用下发生光化作用,使血细胞表面有巨大感受器,接纳来自代谢产物、激素和生物活性物质等刺激参与免疫反应和吞噬作用的感受器和抗原实现血液运输,气体交换,调节和解毒等功能疗法的高浓度充氧,提高患儿携氧力和对氧的利用率,恢复患儿能量代谢、使微循环障碍得到改善,改善机体的缺血缺氧状况。中医的气相似于现代的免疫功能。由于气能生血、气能行血,故有“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根”之说。UBIO疗法的充氧及光化作用,使血液液态改变,起到健脾运化,消积理脾的协同作用,中医加UBIO治疗提高了疗效,缩短了疗程,明显优于单纯中药组。
2.气陷证与UBIO疗法:
气陷证是由先天不足、后天失调所致的,以气的升举为主要特征的病理反应,大多以气虚为其病理基础;是以脾气不升,中气下陷为主要病理环节。亦可以脏器下垂为其特征的病理改变,是由脾气虚陷、脏腑功能衰退,促使脏器升举之力减弱而造成脏器组织下垂。
临床上如胃下垂、肾下垂、眼睑下垂、肛脱等症的中气下陷证,均为气陷同一病机所致。以其中胃下垂68例为例,脾气虚陷,则清阳之气不能上煦于头,脾乃气血生化之源,故不能生化精微,气血来源不足,周身失养,倦怠乏力,脾不健运、食之则胀、气虚不能固表,中气下陷、升举固摄无权,故脘腹垂坠。中医以补中益气、升阳举陷治之。加用UBIO疗法经紫外线照射红细胞膜的密度和变形能力以及对离子和气体的通透性发生变化、红细胞和血小板的聚集能力也变动,由于充氧调气、改善微循环和组织供养,增强携氧能力而补气,活跃红细胞而起到升阳举陷、紫外线照射充氧增强抗病防御能力而恢复元气、调整气机不利、气能升血、血能守气、故补血必先补气,乃是气血病“调气为上,调血次之”的致病机理,而UBIO疗法的高浓度充氧正符合此一机理,中医的补中益气其治则为升提固脱:二者协同增强升阳举陷作用,经随访未见复发,体形出现发胖。
3.气滞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气滞证是气机运行障碍的一种病理改变,当机体某一脏腑、某一经络气机流通发生障碍,则会出现气行不畅,甚至“不通则痛”的一系列病理改变。情志抑郁的病理反应是导致气滞的直接致病因素。气滞一旦形成则会对相应的脏腑组织功能活动产生直接的影响;如胃肠气滞则影响受纳、传导功能等,亦可致肺气滞、心气滞、肝气滞等 ……。
  临床上如慢性胃炎、中心性浆液性脉络膜视网膜病变、更年期综合症等均可见气滞证,研究病例详见附件,其病机是相同的。以其中慢性胃炎为例:中医称之谓胃脘痛;对寒邪客胃、气机阻滞者中医以温中散寒、理气止痛治之;对肝气郁结、横逆犯胃者,以疏肝理气为主治之,方药分别用良附丸和柴胡疏散,加用UBIO治疗。紫外线照射后,血细胞膜脂质过氧化趋向活跃,氧通过红细胞膜的弥散加速,血浆脂质被臭氧脂质过氧化物所激活,与Hbo2中的氧反应输送至各组织,同时还可以激活诱导产生超氧化物歧化酶,消除过多的O2保护组织免受损伤,紫外线照射还能直接激活细胞呼吸酶,从而促进能量合成,改善新陈代谢。提高病变组织的氧利用率和改善病变组织的微循环,这一作用机理与中医治病重在和气血、用药先通络是相似的,以达到胃气和顺、络通血行、胃降痛止的作用。气滞证是血气滞血瘀,血瘀是指循环发生障碍,即静脉回流障碍而引起的淤血性的病理变化,也包括因脏腑功能虚哀及血液本身变化而形成的气滞血瘀,其病因多归属于气滞、寒凝等。UBIO疗法的触发机制是紫外线作用于血细胞表面,激活红细胞,使红细胞膜发生结构改建,释放生物活性物质。据国外文献报道:UBIO处理血回输体内1小时,红细胞膜密度减低,变形能力增强,红细胞聚集作用减弱,又增强红细胞受体的表达,明显增强T、B淋巴细胞受体活性和增强免疫功能,因而消除了患者免疫抑制状态,由于充氧,改善胃炎局部血液和微循环,增强了胃组织代谢和胃粘膜分泌和修复作用。
  气虚则推动无力可致血瘀,气滞则血行不利,血行迟缓则形成血瘀,甚则阻滞于脉络,结成淤血。故UBIO疗法的充氧,改善病变后缺血缺氧和改善微循环是治疗的关键。
4.气逆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气逆证是由感受外邪,食滞痰阻,火热邪迫或情绪过激等所致的气机升降出入失常,出现气机当降不降,升举无度,气行不顺而反逆上的各种病理变化的总称。气逆证多与肺、胃、肝等脏腑有关。
  临床上如肺源性心脏病、脑出血、视网膜中央静脉阻塞、冲任气逆的崩漏等均可见气逆证(病例详见附件)。以其中视网膜中央静脉阻塞为例,中医属“暴盲”
范畴;其病因以实证为主,如情态不舒、肝郁气滞而致血瘀或暴怒伤肝,气血逆伤,上雍窍道致目中脉络阻塞。肝开窍于目,说明内脏与目的主要联系;在结构上,肝的经脉联系到目,在生理功能上,肝之藏血和疏泄功能与目的视觉密切相关。肝受血而能视,肝气通于目,肝和则目能辨五色矣。我们对肝风内功、气血逆乱证的研究:中医以平肝潜阳、滋阴熄风治之,方药用天麻钩藤汤加减治疗,加用UBIO疗法。
  紫外线照射充氧能显著改善缺血缺氧,改善微循环障碍这已被公认;由于UBIO疗法的高浓度充氧,国外报导:这种内给氧优于外给氧,是直接作用于光化作用的血液中,使血液流速加快,畅通血脉,消除淤滞,使受损血管得以修复和建立侧支循环,使视网膜的供血供氧明显得到改善、阻塞的血管得以畅通,这与中药的活血化瘀、祛风通络作用相似,因而二者结合治疗协同加强药效;由此说明UBIO治病机理与气病辩证的致病机理附合。气能生血、气能摄血、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根;血是气的载体,气若不附于血中,则漂浮不定而无所归一。若气机逆乱,血行亦随气的升降出入异常而逆乱,因而血随气逆证的出现。血能不断为气的功能活动提供营养物质,故有“血为气之母”;血旺则气盛,血虚者气亦衰,血脱者气亦随之而脱。本研究加用UBIO疗法,是应用紫外线照射充氧于血液后回输体内,促使血液的灌流,使微循环的流态产生相应的变化,激活微循环,气行血亦行,中医对血虚而致气虚者采用养血益气法,其作用机理就在于此。
(二)血病辨证与UBIO疗法
  血是构成机体生命的重要物质基础,血气是元气功能的重要组成。血由水谷精微所生化,其生成的肾脏阴精有直接关系,血于精气、元气、宗气、营气、心气等的关系,说明气血的密切关系;气是推动血在脉络中循环的动力,气血-阴-阳互相依赖生化,相辅相成,在病理上也是互相影响,如气虚常致血虚,气滞则血行不利、血行迟缓则形成血瘀,甚则阻滞于脉络结成淤血等。
1.血虚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血虚证的病因由外感、内伤多种原因,如外感六淫,尤其是燥热之邪入里可消烁真阴,伤津耗液,由于血属阴,津液生化可导致血分亏损。六气皆可化火,火热又可导致血热,甚至妄行。血热、血瘀证、淤血与血虚是密切联系的。如内伤七情,郁怒忧伤,思虑过度,皆可暗耗阴血,造成血分不足。从脏腑角度说:血虚与五脏皆相关。血虚证是体内血不足,脏腑百骸,四肢九窍失于濡养而出现全身性衰弱证候。
  临床上如银屑病、血虚生风证、中心性浆液性脉络膜视网膜病变的肝血亏虚证等均可见血虚证(研究病例详见附件)。以其中银屑病的血虚生风证为例,中医称牛皮癣,与古代文献记载的“白 、松花癣、干癣”等病相类似。银屑病的燥证可因治疗不当,风寒化热、湿邪化燥,以致燥热成毒,内侵脏腑,造成气血两燔的证候。我们对184例银屑病燥证中阴虚血燥、肌肤失养证候,中医以滋阴养血、祛风润燥治之,加味黄芩膏外涂,加用UBIO疗法治疗。
  UBIO疗法的紫外线照射过程的光电效应,其杀菌作用是众所周知的,其机理符合中医“清热凉血”的原理。感染是银屑病的一个重要病因,从实验观察:抗炎性指标经UBIO疗法治疗后均有明显变化,与临床症状的改善相结合。UBIO疗法的充氧后:血粘度下降、血小板聚集率降低,微循环障碍改善,这提示了:气是推动血在脉络中循环的动力,血虚证的病因是体内血不足,由于紫外线照射充氧回输体内,有单核白细胞存在时,所有粒细胞和单核细胞的吞噬作用立即加强,单核细胞膜感受器的表达增强。经实验证实照射血稀释10 倍仍具此功能,其趋膜作用必然是通过一种高活性的可溶性因子(可能是白介素)实现的。使机体激活,血液运行流速加快,此过程符合中医的活血化瘀原理,因而二者结合有协同加强中药的养血熄风和清热凉血的作用,关键是调整了机体的阴阳气血,使血虚得以调整。经研究认为血虚证的机理与UBIO治疗病机理是一致的,因而能协同加强药效,疗效优于常规治疗。
2.血瘀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血瘀是多种因素互相作用的结果,是由许多错综复杂的连锁反应参与淤血形成。引起血瘀证的原因大多为外感六淫与内伤七情、饮食失节、劳逸失度、跌打损伤及出血等,淤血证与痰湿也有一定的关系,因痰湿阻于脉络也可使血行不畅而产生淤血。
  血瘀证的病种范围甚广:临床上如消化性溃疡、心绞痛、心肌梗塞、闭塞性动脉硬化症等等……均可见有血瘀证(研究病例详见附件)。以其中闭塞性动脉硬化症的脉络血瘀证为例,中医以活血化瘀、行气通络止痛治之,方药用逐瘀通络汤加减,加用UBIO疗法。
  闭塞性动脉硬化症的发病机理与血凝倾向有关,高凝状态是血管病变的重要因素,造成脉道闭塞不通,关键在于气血运行受阻所致;气虚推动无力,则血行不利,血行迟缓则形成血瘀,甚则阻滞于脉络结成血瘀。血瘀与血液循环(尤其是微循环)互为因果关系;循环障碍可导致血瘀,血瘀的后果是循环障碍,中医活血化瘀改善微循环、改善病变组织的缺血缺氧,这一机理与UBIO治疗机理是符合的。UBIO疗法的作用机理是血液经紫外线照射后的光能量能促进红细胞的激活使红细胞本身的蛋白质代谢活跃,同时饱和的充氧,使氧合血红蛋白含量和比例增大,因而使红细胞变形能力增强而聚集力降低、血粘度下降、解除高凝状态。根据中医“气能行血”、“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根”的原理与UBIO的机理是一致的。血液受UBIO后流变学性质发生明显变化;红细胞丧失自发聚集能力,红细胞渗透压增高,结构粘度降低一半以上,降低血粘度是增加血流量唯一可行的方法,临床上虽可给予白蛋白和右旋糖酐、脉络宁等稀释血液可降低粘度、使肢端缺氧得到改善,有效的防止微小血栓的形成,由于血液循环的改善,有利于组织器官血液的灌注,促进侧支循环的建立。中药活血化瘀加用UBIO疗法,两者的治疗机理是相 ,因而协同加强药效,提高疗效、加速治愈。
3.血热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血热证是指血分有热而出现的一系列伤阴、扰神、动血、动风等症状的总称。血热动血是热邪灼伤脉络,破血妄行;血热过盛,引动肝风,肝藏血、主筋、筋受肝血之濡养,血中之热随血而窜扰筋络。热邪稽留,劫灼真阴;血分之热,稽留不退,血中之津液大量耗损,必须真阴亏损而引起一系列病变。
  临床上如化脓性感染的毒入营血证和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的肝经郁火证等均属血热证(研究病例详见附件)。以其中全身性化脓性感染的毒入营血证候为例:本病通常为继发性,中医称为“走黄与内陷”,是阳证疮疡过程中毒邪走散,内陷脏腑的证候。中医以清营解毒、清热凉血、托毒外泄治之,方药用犀角地黄汤合安宫牛黄丸加减。加用UBIO疗法治疗,紫外线照射的强力杀菌作用是关键;可破坏内毒素,防止毒素扩散感染蔓延和感染休克的发生。尤其是化脓性感染的金葡萄球菌对UV照射最为敏感。紫外线的照射,使细胞发生致命的突变,核酸中的嘧啶碱吸收紫外线,使双键断裂,自由价环化而生成嘧啶二聚体,阻断DNA复制和信使RNA的合成,抑制DNA的转化活性,促使病毒,噬菌体的细菌死亡。这一机理与中医的清热凉血作用一致。一般经UBIO治疗5次后抗炎效果最明显,血培养转阴及炎症反应指标转阴;这提示能激活机体非特异性诸多因子,使机体免疫失衡得到调整是抗感染最重要的触发机制,而达到体内迅速降热、清营解毒作用,紫外线直接的光电反应能激活中药有效成分而增强药效。
4.血寒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血寒证是指阴寒之邪、侵犯血分或气虚失于温煦而出现血寒阴盛、血脉凝滞等。凡寒邪侵入血脉或因体内阳气不足、温煦之力下降均可导致血寒。血寒致痛:寒邪之脉,重易凝寒,使血气运行不畅或阻塞不通,可见血液凝涩不通疼痛、甚剧以致彻夜难眠。血栓性闭塞性脉管炎的脉络寒凝证候是最为典型病例,中医认为其病因是脾肾两虚、寒湿侵袭、凝脂脉络所致;气血脉络凝滞,经络阻 ,四肢气血不足,后期寒邪久郁化热,郁热伤阴,湿毒侵淫、脉络闭阻,肢末无血供养、溃破或坏死、感染导致肢端缺血加重,故疼痛剧烈如火烧灼,彻夜难眠。中医以温阳散寒、活血通络治之,加用UBIO治疗,疗效显著,尤其对顽固性疼痛与溃疡,不仅疼痛减轻,溃疡创面感染控制,出现新鲜肉芽组织,坏死分界线形成。UBIO的杀菌作用可使人体不耐热的血浆蛋白发生构象变化,紫外线照射后IgM
活性可提高2-13倍,补体活性提高1-3倍,IgG 活性也相似增长,在病理状态下如感染炎症免疫与补体是低下的,这是紫外线激活的机理,因而及时控制感染,协同中药清热解毒作用,由于高浓度充氧提高了氧饱和度和血氧分压,使静脉血为动脉血,加快了血液流量,调整了机体阴阳气血平衡,体现了“气能载血”、“气能行血”的生化关系,从而使微循环障碍得到改善。本病的“淤血阻络”的病理机制即是现代医学的微循环障碍。中医加UBIO疗法两者结合,协同增强清热解毒和活血通络的作用,两者的作用机理是一致的,是治疗中最关键的机理。
(三)气血同病辨证与UBIO疗法
  气血同病的原则是调气为上,调血次之。
  气能生血,气能行血,气能摄血;故曰: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根、血与气为异名同类。气中有血、血中有气、气血相依、循环不息。气阳而血阴:阴从阳,血从气。故补血必补气,气血是五脏六腑机能活动的产物,治五脏调气血或调气血以安五脏是中医治病原则。
1.气滞血瘀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气滞、血瘀的病理变化,在临床上往往是同时存在的,正如(格致余论•经水或紫或黑论)说:“血为气之配,……气凝则凝,气滞则滞。”气主煦之,血主濡之,是以气行则血行,气止则血止,说明气血是相互为用的。
  临床上如类风湿性关节炎、慢性胃炎、消化性溃疡等均可见气滞血瘀证(研究病例详见附件)。以其中类风湿性关节炎144例为例,中医属“痹症”范畴,痹证是由于风、寒、湿、热等外邪侵袭人体,闭阻经络、气血运行不畅所导致的。对风寒湿痹和风湿热痹证144例,中医以行气、活血、通络、止痛治之,加用UBIO疗法。微观检测指标治疗前后分别为:IgG10.81±1.08、15.87±1.45,IgA1.87±0.29、2.41±0.35,IgM0.97±0.21、1.39±0.33,C30.86±0.21、1.28±0.31,红细胞C3b-R花环率11.56±2.87、18.67±3.03,C3b-IC花环率15.68±2.13、8.05±3.86,ds-DNA转阴率达64.8%.
  类风湿性关节炎属自身免疫性疾病,病因虽复杂,但免疫调控系统紊乱是主要因素。甲皱微循环为血管痉挛、管径变细、灌流不足、微血管淤滞、红细胞聚集性和血小板聚集性均增高等高凝状态。业已证实:紫外线照射能激活机体、活化细胞。红细胞受到光化作用能产生某些抗原性物质,回输体内后各系统尤其是免疫系统被激发,诱导红细胞表面张力和电荷发生改变,促进红细胞C3b受体的活力和增强清除IC的能力,从而防止循环IC的沉积。红细胞是人体进行阴阳气血调整的物质基础,由于红细胞的活化,激活了机体内非特异性免疫因子,使免疫失衡得到相应的平衡,使双股DNA出现转阴,改善微循环障碍,加快血流量,改善低灌流,病情得到控制缓解,由于提示UBIO的作用机理与中药的补气行气、活血通络是相辅相成的,二者结合能协同增强药效,促使临床取得满意的疗效。
2.气虚血瘀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血液的运行依靠气的推动,本证是气虚则运行无力,血行淤滞而出现气虚血瘀证。本证为虚中夹实,是由于元气亏虚,脏腑机能衰减,血行缓慢形成血瘀,淤阻于脉络不通而致。
  临床上如脑梗塞、心肌梗塞均为气虚血瘀证。以其中162例脑梗塞的气虚血瘀证为例。脑梗塞以气虚血瘀为多见,中医属“中经络”,基于中风多因致病,脉络不通和经络阻塞者的病因是元气亏虚,淤血阻络;中医以益气、活血、通络治之,方药以益气通络汤为主,加用UBIO疗法(研究病例详见附件)。微观检测指标治疗前后分别为全血粘度7.85±1.78、5.67±1.07,红细胞压积为48.80±+7.32、42.70±4.33,红细胞O2 4.72±0.55、6.32±0.54,血浆中SOD活性55.15±12.41、65.42±15.50.
  脑梗塞是由于脑血管阻塞引起脑组织缺血缺氧所致的坏死其病因较多,但近年来对自由基与血流变学在发病中的作用较重视。
  脑梗塞由于脑血流量减少而发生代谢紊乱,脑细胞出现不可逆性损伤,其胞膜破裂释放出前列腺素和血栓素A2等物质,同时细胞内钙离子在增加激活途中使自由基产生增多,因而由于过氧化连锁反应产生LPO,致使细胞连续受损形成恶性循环。经过UBIO治疗的高浓度充氧使细胞活化,气虚是气的推动无力而致血瘀,气能行血,气行血亦行,改善脑组织的缺血缺氧和微循环障碍得到改善。使患者微血管数目增加,畸形管袢数明显减少,微血流速度加快,聚集红细胞解聚血液流态恢复正常。由于充氧激活,增强了活性氧的产生,进而增强吞噬细胞的超氧化物产生,反馈激活体内抗氧化酶系统,因而诱导SOD活性的增强,同时亦加速活性氧的消除和阻碍活性氧产生,抑制脂质氧化,从而调整自由基系统的平衡,使氧化与抗氧化系统达到相应平衡,增强患者的元气,由于气的推动,使血液运行通畅,经络通畅,二者结合协同中药益气活血通络作用,作回顾性分析,疗效明显优于单纯中药常规治疗。
3.气血两虚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气血两虚多因久病或大病后,气血两伤,或因脾胃不足,气血失其生化之源,或因诸证失血,营血耗损,血不化气,气随血耗;或由气虚日久,气不生血等皆可导致气血两虚。
  临床上如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小儿营养不良症等均可见有气血两虚证(研究病例详见附件)。以其中小儿营养不良的“干疳”证为例:“干疳”证为气阴俱虚,由于久病体虚,脾胃功能衰弱,后天生化之源受损、津液、气血耗伤,不能充肤泽毛,营养百骸,极度消瘦,皮桔肉削已至全身哀竭,“干疳”为疳的晚期重症,中医以益气护其阳;养胃生津固其阴,重症应先救逆固主,以免暴脱。方药用钱乙调中丸加味治之。加用UBIO疗法,血液经紫外线照射后,由于光化反应活化免疫细胞和体液因子,从而使免疫应答的体液环节得到调节,出现免疫球蛋白与补体C3含量的升高,降低血中过氧化脂质水平,而减少自由基对机体的损伤。UBIO疗法的高浓度充氧,加快血流量,使微循环障碍得到改善而促进新陈代谢、达到调节机体的阴阳气血,增强防御外邪入侵,调正气的温煦作用,(难经.八难)说:元气为“五脏六腑之本,十二经络之根……故氧者,人之根本也”。(景岳全书)说:“命门为元气之根,为水火之宅,五脏之阴气非此不能滋,五脏之阳气非此不能发。”脏腑功能盛哀,关键在于气血。气中有血,血中有气,气血相依,才能循环不息,中医机理与UBIO疗法机理相吻合。本证中药益气补血、养胃生津加UBIO充氧调理气血,乃调整人体阴阳气血是治病的重要环节。
  4.气不摄血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脾为后天之本,主统血,脾健则血有所统。若素体虚弱、劳累太过、忧思郁结,损伤脾胃,气虚则摄血无权,以致血液离经溢于脉外,而出现吐血、 血、咳血、便血或崩漏、月经过多等。
  临床上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为典型气机逆乱的气不摄血证,中医属崩漏,其病机为脏腑、气血功能失调,冲任失因,不能制约经血,而致经血非时妄行。本证多因脾胃虚弱、中气下陷、冲任气陷、统摄无权,经血逸于脉外妄行而致崩漏。对67例辨证为气不摄血的脾胃虚弱者,以补气、摄血、止血原则治之,加用UBIO疗法;由于功血是气机逆乱,血液经紫外线照射充氧,激活红细胞、增强红细胞对氧的利用率,可促进血红蛋白(Hb)的氧合过程,血液经UV照射充氧1分钟,相当于在空气中氧合20-30小时,回输后HbO2立即增加192.1%,3-5分钟后提高全身氧饱和度达最大值,血氧饱和度可达94-98%。血氧合作用24小时后平均增强19.8%,第二次照射后再增强12%。因此调整氧合血红蛋白的含量和比例,使红细胞本身的蛋白质代谢活跃,及时纠正贫血,从而调整了全身的阴阳气血失调,使其达到相应的平衡,使经血得以制约。“养血必先养气,气旺而血自滋生”,“凉血必先清气,气凉则血自归经”。又能统摄血的循行,是相辅相成的。血液经紫外线照射充氧,其作用是既调血又充气,达到补气摄血、止血归经的目的,中药加UBIO两者的协同增强药效,提高疗效,其作用机理是吻合的。
  二、中医脏腑阴阳辨证与UBIO疗法
气血是五脏六腑机能活动的产物,又是脏腑功能活动的动力。脏腑对于气血的生成、 循行极为重要,故气血的盛哀和循行的异常,对脏腑的功能产生极大影响;在治疗上,以治五脏调气血,或调气血以安五脏为论治原则。
    气、血、阴、阳是属于元气的范围,在元气的统辖之下,气血与阴阳这两对概念也不是截然不同的,既有同一性,又有差异性。气为阳,血为阴,都可以元气统论:这是同一性。但阴阳有明显的寒热属性,气血虽有阴阳属性,但不从寒热角度辩证,阴与有形之血有密切关系,阳与有形之气及肺、心、脾、肾诸脏有密切关系。阴与阳是对立统一的两个方面,阴在内,阳之守,阳在外,阴之使,阴充阳涵,体健不病。从<难经本义>说:“气中有血,血中有气,气与血不可须臾相离,乃阴阳互根,自然之理也。”在病理下,阴病与阳病,气病与血病均可相互影响,与阴阳一样,气血互根互用。因此,阴精内亏,阳失涵养,阳浮无制,导致阴阳失和,气机失调,阴阳平衡遭到破坏,阳虚损阴,阴不制阳,导致阳的相对偏亢,形成阴气偏衰。
(一)心阳虚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心阳虚多由心气虚发展而致。心阳亏虚,鼓动乏力,故心悸怔仲。血行迟滞,阻滞心脉则心痛;心阳不足,胸阳不振, 旋无力,故胸闷气短,心阳虚证是心阳暴脱证的病理基础。
临床上心肌梗塞、肺心病等均可见有心阳虚证,临床证候有阳气暴脱、阳气虚衰、心脾阳虚泛水型等(研究病例详见附件)。其中以139例心肌梗塞为例,中医辩证为阳气虚衰、阳气暴脱证,以益气温阳、活血通络、回阳固脱治之,加用UBIO疗法。心肌梗塞发作初期2-6小时,主要为细动脉收缩,发病一天后,出现明显红细胞聚集,血流速度减慢,有局部缺血区,发作第二天,多数毛细血管及细静脉出现白微栓,梗塞发作三天以上,上述改变更明显,红细胞聚集、红细胞团块可栓塞毛细血管。由此说明:心肌梗塞,主要是微循环障碍。充氧能迅速而有效的缓解组织缺血缺氧。
气血是脏腑功能活动的动力、气血的盛衰和循环的异常对脏腑功能极为重要,阴阳气血是互根互用,血液经UBIO治疗明显提高红细胞携氧量、血气分析的二氧化碳分压下降、血氧分压增高、ACA阳性率明显降低、血粘度降低、改善局部心肌缺氧、调整了气血阴阳失和,脉络通畅、改善了微循环障碍、血胆固醇亦随之下降,从而改善了血管壁弹性、血流量的加快有助于溶栓,使缺血的心肌循环灌注增加,而有利与缺血损伤的心肌得以恢复,亦引证了“气行则血行”、“气有一息之不运,则血有一息之不行”,所谓:“自虚者,补其气而血自生”。由于充氧,调整了元气,气中有血,血中有气,气血相依,循环不息。二者的治病机理十分相似,有利与发挥益气活血通络作用,从整体观念调整气血阴阳,是符合调气血安五脏的原则。
(二)心阴虚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心阴虚是心阴不足,多因劳心过度;或久病失养,耗伤心阴;或情志内伤,心阴暗耗;或心气郁结化火,心肝火旺,灼耗心阴等所致。以心绞痛为例(研究病例详见附件),对心绞痛的心肾阴虚证候76例,中医以滋阴益肾、行气通阳治之。加用UBIO疗法,由于UV照射可改善体内代谢,提高蛋白质和脂肪的溶解度,从而改善血管壁状态,起到迅速保护和恢复脏器功能的作用,对血中夫人葡萄糖、胆固醇、乳酸、丙酮酸、尿酸和胆红素的浓度明显降低,从而达到改善体内代谢,使机体得到相应平衡。UBIO血液回输体后,红细胞被激活,红细胞是调整阴阳气血的物质基础,这就起到了益气行气、气行则血行,活化了血液降低血粘度和血小板聚集力,纤溶系统被激活,因而改善了微循环,由于充氧,提高了血氧分压,协同中药滋阴益气,行气通阳,使血管扩张增加血流量,改善患者心肌缺血缺氧,有效的防止微小血栓的形成,使心绞痛得以缓解,达到气血阴阳的调整,因而使脏腑功能得以恢复,血液在经脉中运行不止、环流不休,而达到滋养五脏六腑的目的,二者的作用机理是符合调气血,安五脏的原则。
(三)肝阳上亢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肝阳上亢为火热上冲的病征表现。肝主疏泄,又主藏血,与藏精的肾脏,在精血的生化上关系密切。本证多因肝肾阴虚、肝阳失潜或郁怒焦虑,肝失疏汇,气郁化火,内耗阴血,阴不制阳所致。
本研究以脑出血为例(以中脏腑的肝阳暴亢证和中经络的风阳上扰证50例),中医分别以清肝熄风、豁疾开窍和滋阴潜阳、熄风通络治之。加用UBIO疗法(研究病例详见附件)。
UBIO疗法紫外线照射充氧能疏通血管、减轻脑水肿,调节脑神经功能紊乱,使其各个环节恢复平衡,其中ACTH-肾上腺系统的变化可左右代谢过程强度,成为调节免疫应答的重要因素,因而发挥对神经体液功能的调节作用,据研究资料表明,UBIO疗法治疗后2周在临床症状改善的同时,测定血浆ACTH含量达到高峰,含量的增加必将导致代谢过程的活跃并启动自我调节机制,从而保持体内环境的稳定。中药治疗肝阳暴亢证是应用安宫牛黄丸以凉血止血、养阴回阳固脱治之,加用UBIO治疗紫外线照射充氧、调补气血、舒经活络、血脉通畅。二者结合协同滋阴潜阳、固脱开窍通络作用。
(四)肝阴虚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肝阴虚是指肝的营血和阴液,在生理上是能滋养本脏,涵敛肝阳,使之不易偏元,疏利肝气,疏泄条达而不郁滞。肝阴的生理功能涉及个体的阴血,津液等。肝阴不足或肝阴失调,实质上是以营血亏损为主,病理变化以肝血虚、肝风内功等为主。
临床上如高脂血症、白塞氏症、中心性浆液性脉络膜视网膜病变等均可见肝阴虚证(研究病例详见附件)。以其中高脂血症为例:临床证型以肝阴不足和肝肾不足为主的77例,中医以滋阴潜阳养肝治之,加用UBIO疗法。
高脂血症,中医认为肝脾肾脏气本虚,复以嗜食懒动,七情劳伤,以致痰湿淤阻为其病因病机。中医滋阴潜阳、滋养肝肾作用,加用UBIO疗法的紫外线照射,在紫外线作用下生物系统会产生大量有毒的氧单电子还原中间产物,诱发和维持不受控制的脂质过氧化反应,可形成O¯2等多种自由基和臭氧与细胞膜的不饱和脂肪酸作用,形成脂质过氧化物,造成细胞的病理损伤,另一方面可催化内源性氧化酶可激活诱导SOD产生,清除过多的O¯2,血浆中SOD活性,主要是含铜氧化酶血浆铜兰蛋白(CP)的作用,此酸参与细胞外环境中超氧阴离子的解毒,从而防止脂质过氧化过程的发生,UBIO治疗过程中出现血浆中CP和红细胞SOD的激活,可视为一种代偿适应过程,旨在从内外两方面保护细胞免受O¯2和脂质过氧化物的有害作用。紫外线照射又产生高能量的光电作用,极易被血浆蛋白和一些酶类吸收,从而引发光化反应和氧化还原反应,使脂质溶解度增加,调节脂质代谢紊乱,达到降脂,其降脂作用稳定性优于药物。由于充氧血液氧含量增加、氧利用率提高而加强气血运行和通经活络的作用,由此说明UBIO治疗机理符合肝阴不足和肝肾不足的机理,调整脏腑阴阳的平衡。
(五)肾阴虚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
  肾藏精,主骨,生髓,为先天之本,精血相互滋生。肾阴不足,髓减骨弱,肾阴亏虚,虚热内生,阴虚则相火妄动,火热扰动阴血,阴虚而阳浮则生虚火,阴虚不足,精元化源,阴亏火炎,血随火逆、上冲清窃等。
  临床上如糖尿病、高脂血症等均可见有肾阴亏虚和肝肾虚证(研究病例详见附件)。以其中糖尿病肾阴亏虚为例:糖尿病早期为阴虚燥热,中期为气阴两虚,晚期为阴阳两虚,其病变错综复杂,病机演变可导致中风、虚劳、水肿、脱疽、甚则厥脱等。本研究以中、晚期的肾阴亏虚66例,中医以滋肾养阴、填精固摄治之,方药加UBIO组明显优于对照组,尤其是血糖控制理想:治疗组66例血糖治疗前后分别为X12.40±5.47mmol、9.23±3.29mmol/L。两组治疗后相比,P<0.01.血流变与血小板聚集率经加用UBIO后均有明显降低,这提示糖尿病中晚期是呈高凝状态、血流缓慢、血液出现淤滞。经过加用UBIO治疗由于高浓度充氧、迅速改善组织缺氧缺血状态、改善了微循环障碍。促进了纤溶和抗凝,调整了机体的气血,显示了UBIO具有中医“活血化瘀”的作用机理。紫外线照射能阻止Ca++的释放,所以能具有使用钙拮抗剂相似的效应。中医对糖尿病的治则活血化瘀、解除高凝状态外,用滋肾养阴、填精固摄治之,由于中药加用UBIO治疗,因而协同加强了药效,促进了脏腑阴阳的平衡,提高了疗效,揭示调整阴阳气血是治病关键与UBIO疗法的紫外线照射充氧激活机体和活化细胞的机理是吻合的。
(六)肾阳虚与UBIO疗法的作用机理:
肾为先天之本,性命之门。肾阳为全身能量总的根源。故肾阳虚弱,一般以全身功能低下伴虚寒症状为特点。
本研究以肺心病为例,肺心病属肾阳虚典型脏腑病例,中医认为本病是因肺系久病,累及于心逐渐发展而成。其病机认为“本病主在肺”,心与脾肾关系密切。主咳哮喘、肺痨矽肺、胸廓畸形等病迁延,加之外邪反复乘袭,致肺脏亏虚而为本病发病基础。我们对150例辩证为心脾肾阳虚水泛型和元阳浴绝型48例;中医以温肾壮阳、益气健脾、利水宁心,佐以活血化瘀及对元阳欲绝证以回阳救逆、益气复脉治之,加用UBIO治疗(研究病例详见附件)。
肺心病患者血清a–抗胰蛋白下降、胆碱酯酶活性增高,说明植物神经功能紊乱,付交感神经功能亢进,UBIO疗法研究证明:可调节植物神经系统的功能,当植物神经系统介体与细胞调节机制的相互作用出现紊乱,在组织中乙酰胆碱/胆碱酯酶相互关系发生变动,细胞环磷鸟苷含量发生变化,溶酶体释放发生障碍,血中胰岛素浓度降低,从而使组织摄入的葡萄糖异常。此时常有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平衡失调。经过UBIO治疗后,能迅速使整个植物神经系统恢复动态平衡、随之临床症状得以缓解。经过中药加UBIO疗法治疗4-6次,一般病人血液流变学血粘度降低、血氧分压显著上升、微循环障碍明显改善。其中重症肺心病常规治疗不能缓解而出现脑肺神志障碍加用UBIO治疗,一日二次(每次200ml),发现第二天患者即头脑清醒、脑部憋气感好转,经第四次治疗后病情日渐好转,各实验指标明显改善,由于紫外线照射的光电反应和高浓度充氧,促进血红蛋白的氧合过程,提高血氧饱和度。根据国外报道:缺氧病人经UBIO治疗一次后静脉血HbO含量平均高于正常值19.8%。故经UBIO治疗能迅速消除组织缺氧,紫外线照射还能直接激活细胞呼吸酶,从而促进能量合成,改善新陈代谢,使患者病情缓解,经病例分析:解除微循环障碍是治疗的关键,从中医药效是调理气血、活血化瘀的作用与UBIO改善微循环机理是一致的。由于气血不和必然影响脏腑功能,气血是脏腑功能活动的动力,而脏腑对于气血的生成、输布和循环有着极为重要的关系,故气血的盛衰和循环输布的异常又对脏腑功能产生极大的影响,所以在治疗中:治五脏必先调气血,气和血一阴一阳,互相转化,气是生命活动的动力,血濡养于一身。二者的治病机理是相附的,是调整脏腑气血为原则。
(七)肺阴虚与UBIO的作用机理:
肺阴虚是指肺阴不足,虚火内灼,肺为热蒸,气机上逆而为咳嗽;津为热灼,炼液成痰,咽喉失去阴津的濡润并为虚火所蒸,肺阴亏虚、五心烦躁、虚热上炎等无数为阴虚火旺之证。
肺心病的肺阴亏损证与慢性支气管炎的肺阴不足均属此证。以慢性支气管炎的肺阴不足160例为研究(其中寒证92例、虚中夹实68例),中医病机证为本病病位于肺、但与脾肾有关,为本虚标实之证,故有“其标在肺、其本在脾肾”之说。中医以补肺氧阴治之,加用UBIO疗法。UBIO疗法取得的疗效,是由于部分机体免疫系统实行建设,由于紫外线直接作用的目标是各种血液细胞,包括免疫活性细胞(T细胞)和免疫体液因子(免疫球蛋白、补体系统、血清溶菌酶等),研究已证实促进免疫功能,增强粒细胞功能,提高血液免疫和杀菌功效,增强机体非特异性抵抗力、活跃白细胞吞噬作用,对慢性支气管炎急性发作加用UBIO治疗后,具有双身免疫调节作用,一疗程结束后,各种免疫因子多数接近正常值,自身致酶作用减弱,血液经紫外线照射后15-30min,溶菌酶、血浆杀菌活性、吞噬活性和吞噬强度均显著增设,说明天然抗感染防卫力量增强,抗菌活性是基于紫外线对血液有形成分的作用,这是UBIO治疗作用机理。血液经紫外线照射,受到光化作用而产生某些抗原性成分被输入体内,对免疫系统产生积极诱导和激发,产生一系列生物-生化的应激反应,提高机体免疫出现免疫球蛋白与补体C3的上升和增强抗炎能力,由于充氧,加速体内氧化还原反应,使氧合血红蛋白达到最高饱和度、提高组织对氧的亲和力和能量的利用率、迅速改善了组织缺氧的状况等作用机理符合中医补肺养阴的治则;肺主气,既主呼吸之气,又主一身之气,并与宗气密切相关,血通过气的推动、循环于经脉之中,运行于全身五脏六腑。肺主气,朝于百脉,气为血帅,气血互为滋生,肺气不足,气虚失运可致血虚阴等证,气血一阴一阳,互相依赖化生,相辅相成,所以调理气血是治病的关键与UBIO疗法的机理十分相似,故二者结合能协同增强中药功效而提高疗效。
(八)脾阳虚与UBIO疗法的机理:
脾阳虚证多由脾气虚日久伤阳,或过食生冷,过用寒凉药物,或命门火哀,火不暖土所致,脾阳虚损,土不制水。
本研究取得多性肌炎为例:多发性肌炎是原发性肌炎,属横纹肌弥漫性病患,至今病因不清,多数学者认为是由病毒感染、免疫功能紊乱和血管病变等综合因素有关。中医属“痿证”范围,病因为外感和内伤,外感多由湿热毒邪,肺受热灼,或久卧湿地,涉水淋雨,或饮食不节,损伤脾胃,湿自内生,导致湿蕰积热,湿热浸淫筋脉,影响气血的运行。使筋脉肌肉痹而不仁,渐而成痿。内伤多由脾胃虚弱、脾胃受纳运化功能失常,气血生化之源不足,肌肉筋脉失养,于是渐而成痿。
本项研究对38例脾胃亏虚证,中医以温补脾阳,益气健运治之,加用UBIO疗法。本病属于结缔组织病变免疫功能紊乱失控等多种因素所致疾病,UBIO疗法的作用机理是对部分免疫系统实际改建,并有双向免疫调节作用,又能激活和诱导SOD的产生增强清除过多的O¯2,而达到保护组织肌肤免受损伤,紫外线照射又能直接激活细胞呼吸酶,从而促进能量的合成。改善新陈代谢,因而治疗后能加速缓解病情。免疫亢进得到调整,肌酶谱恢复正常。本病由于脾胃亏虚,精微不输,中气受损,气血津液生化之源不足,无以濡养为脏,运行血气,以致筋骨失养,关节不利,肌肉瘦削产生肢体痿弱不用。中药以补脾益气,健运升清治疗加UBIO疗法激活机体调整免疫失衡,充氧疏通血脉、改善机体新陈代谢。一切脏腑证候都与气机不利有关;气血阴阳失和,脉络不通,运行受阻,均会引起一系列连锁的脏腑功能失常和病理障碍。因此中药加UBIO治疗是把握气机不利这一关键环节可谓得其要者,通过调理气机,达到调整脏腑组织生理病理,使机体气血阴阳、水火平衡是治病关键环节。通过我们对中医证型:气血和阴阳脏腑辩证与UBIO疗法的治病机理研究,两者的结合治疗是具有协同增强疗效作用,是中西医结合的创新治疗途径,又是继承发扬中医的创新。
通过三年多来对中医脏腑阴阳气血辩证与UBIO疗法的机理研究,实践证明;由于机体气血阴阳失和、脉络不通、运行受阻,因而引起一系列连锁的脏腑病理变化。由此说明,人是一个有机整体、各脏腑组织器官的生理功能不是孤立的,彼此间是互相依赖、互相制约、通过经络为通道,在各脏腑之间互相传递信息,形成既协调,又统一的整体。因此治疗疾病中抓住气体不利是脏腑证候的关键环节。而UBIO疗法的作用机理;由于紫外线照射;光量子能量能激活红细胞、对红细胞膜蛋白产生一定影响,促使其代谢活跃,因时由于饱和的血液内给氧,使血细胞的携氧能力增强,使氧合血红蛋白的含量和比例增高,从而使红细胞的变形能力增强、降低其聚集性。由此说明:UBIO疗法是一种改善微循环、改善缺血缺氧、调节机体组织器官功能的血液疗法。微循环障碍是许多疾病发病的中间环节,直接影响组织细胞的物质变换;微循环障碍的机理与中医的气血阴阳失和的原理是十分相似的,UBIO疗法的改善微循环改善缺血缺氧与中医调整机体阴阳气血的平衡的作用机理是吻合的,因而两者结合能协同增强药效,提高疗效,缩短病程,这就为中西医结合开辟了一条新的治疗途径。
三、中医证型与微观检测规律的研究模式:
   (一)气病辩证
1、气虚证:气虚出现的神倦、乏力、四肢不温、发育迟缓与微量元素中缺锌的能量代谢不足,说明锌铜的代谢紊乱与虚证发生有关。
气虚证免疫功能低下,T细胞减少、补体消耗低下,这与机体解毒功能减弱、机体增加对感染的易感性等相吻合。
微观检测指标:
共性:免疫球蛋白、补体系统、T细胞功能、微量元素(锌、铜)。小儿营养不良干证加唾液淀粉酶、D-木糖吸收试验。
2、气陷证:其基本病机是元气亏损、气机升降失常、中气下陷、故与其内脏下垂密切。
共性微观检测项目:以脏腑下垂特征检测相应指标。胃下垂为例以纤维胃镜、上消化道钡透或腹诊计量等项目为主。
3、气滞症:(气滞症是指气体的流通发生障碍(气行不畅)
本症多见于胃与十二指肠溃疡病,以功能紊乱为主气行不畅的障碍即微循环障碍。共性微观检测指标:免疫功能、血液流变学。以慢性炎症为例,纤维胃镜、胃电图、胃液分析、胃泌素含量测定,免疫功能失衡(免疫球蛋白为主)。
4、气逆症:是指脏腑气机升降出入失常。
共性微观检测指标:血液流变学、血小板聚集率、微循环检查。
以视网膜中央静脉阻塞为例,加泪液免疫球蛋白含量、加泪液C反应蛋白含量、加泪液溶菌酶含量。
(二)血病辩证 (以银屑病为例)
1、血虚证:是体内血液不足、脏腑百骸、四肢九窍失于濡养的总称。
共性微观指标:血液流变学、微循环检查。以银屑病为例:环磷腺苷缺乏是其发病因素之一。由于大脑皮层和交感神经兴奋性偏高,CAMP明显增高、新陈代谢增高,唾液分泌减少。加用CAMP与CGMP含量测定。
2、血瘀证:(以闭塞性动脉硬化症为例)是血行淤滞的病理变化。共性微观检测指标:微循环检查、血液动力学、血液流变学以闭塞性动脉硬化症为例:加红细胞C3b受体、C3b-IC、血气分析。
3、血热症:是伤阴、扰神、动血、动用导致。共性微观检测指标:甲皱微循环、血气分析。
以化脓性感染为例:加血白总分、血培养、抗炎因子(CRP和溶菌酶)、以提示是否有毒血症或菌血症。
4、血寒症:寒为阴邪、伤及阳气、气失温煦、伤及血脉、则肢体麻木、皮肤不泽、而导致微循环障碍、血行不畅。
共性——微观检测指标:微循环检查、血液流变学、血液动力学等等。
以血栓闭塞性脉管炎为例:加白细胞吞噬指数。
(三)气血同病辩证
1、气滞血瘀症:是氧机的流通发生障碍,故血液呈高凝状态、血液流动性和变形性下降,粘弹性异常而导致血液缓慢、微循环淤滞。
共性微观检测指标:血液流变学、甲皱微循环。以类风湿性关节炎为例:其病理改变为微血管充雍、浆液——纤维素性渗出;炎细胞侵润和病灶组织缺血变性。
除上述共性检测外,加类风湿因子、双股DNA(ds-DNA)、SS-DNA(单股DNA)、免疫球蛋白测定,红细胞C3-R与C3b-IC。
2、气虚血瘀:是气虚运行无力、血行淤滞所致。
共性微观检测:血液流变学、微循环检查、微量元素铜、锌测定。
脑梗塞为例:现代研究认为其病变与自由基机理有关。应加自由基系统指标:红细胞内O2/血浆T-SOD、LpO及血气分析。
3、气血两虚症:是属于阴阳两虚症、气血两伤、血不化气、气随血耗而导致。
共性微观检测指标:免疫功能及补体系统、微量元素锌降低、铜、锰增高、血流变学(血粘度低、血细胞压积低)、微循环检查:低灌状态是气血不足的客观依据。以小儿干疳症为例,加血气分析、唾液淀粉酶、D-木糖吸收试验。
4、气不摄血症:为气虚冲任不固、约制无力所导致。
共性微观检测指标:红细胞形态及凝血因子测定、血小板数量及血小板聚集率。以功能性子宫出血为例:
加性腺与卵巢功能测定:睾酮(T)、雌二醇(E2)、促黄体生成素(LH)、促卵泡生成素(FSH)、垂体泌乳素(PRL)等。
(四)脏腑阴阳辨证
(1)心阳虚证:阳气虚哀、推动气化功能不足,以心阳暴脱症为病理基础。性激素内环境的紊乱对发生心肌梗塞心阳暴脱有密切关系。共性微观检测:睾酮(T)、雌二醇(E2)及E2/T比值、血液动力学、心功能、血浆内CAMP、CGMP。以心肌梗塞为例,加心肌酶谱、抗心磷脂抗体ACA-IgG、A、M。红细胞中ATP含量↓,心钠素。
(2)心阴虚:大脑皮层和交感神经系统兴奋性偏高、性腺功能亢进、血浆CAMP升高、心功能减退低下。
共性微观检测指标:血液动力学、血液流变学、心功能检查等。
以心绞痛为例:加心E2/T含量及比值、血浆CAMP与CGMP含量。
(3)肝阳上元症:为火热上冲的病症,以环磷苷酸平衡失调。共性微观检测指标:去甲肾上腺素↑、CAMP↓、单胺氧化酶活力↓。
以脑出血为例:微量元素铜低、它参与某些酶和激素的生物活性作用,直接影响机体氧化还原和代谢,可引起神经系统病变,脑组织的萎缩。加CT、血液流变学、肾功能生化指标。
(4)肝阴虚症:以肝阴不足或肝阴失调为特点:
共性微观检测:环核苷酸平衡失调:血浆CAMP与CGMP含量及两者比值、血液流变学、以高脂血症为例:微量元素测定(锌、铜参与酶系统作用,可引起代谢障碍)。微循环检查、血脂全套。
(5)肾阴虚症:阴虚则相火妄动,火热扰动阴血。
共性微观检测指标:阴虚而阳浮与肾上腺皮质功能紊乱有关:17-羟升高、17-酮降低、嗜酸性细胞减少,肾虚对免疫功能低下及锌锰缺乏机理相一致,免疫功能、微量元素锌、锰测定。
以糖尿病为例:(大脑皮层和交感神经系统兴奋性偏高、胰岛素泌不足)。加:血糖、尿糖及糖耐量试验,血小板聚集率测定,血浆CAMP与CGMP含量。
(6)肾阳虚症:肾阳虚与垂体-性腺功能紊乱有关,故肾上腺皮质功能均降低,免疫功能降低。
共性微观检测:尿17羟及17-酮含量、微循环检查、血液流变学、免疫功能(体液与细胞)、嗜酸性细胞指数增高。
胆碱酯酶活性增高(提示植物神经紊乱,副交感神经功能亢进,交感神经抑制)。
以肺心病为例:加肺功能、心电图、血气分析、血清E/T含量与比值、血清a-抗胰蛋白酶降低。
(7)肺阴虚症:(指肺阴不足、气机上逆之症),与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免疫功能异常及环核苷酸调节失常有关。
共性微观检测指标:尿中17-羟降低、17-酮增高、胆碱酯酶活性升高(提示植物神经系统紊乱和副交感神经功能亢进)、免疫功能低下(体液与细胞)。
以慢性支气管炎为例:加X线胸片、肺功能、血气分析。
(8)脾阳虚证:脾气虚日久伤阳所致。
共性微观检测指标:免疫功能(体液与细胞)、血液流变学。
以多发性肌炎为例:加肌酶谱、唾液淀粉酶。
四、选则部分中药研究中药制剂经紫外线光照射激活后光敏剂的作用机理
     (一) 国外对光照射激活药物的研究概况:
     1903年Miels Finsen对一例结核患者引起皮损应用直接紫外线照射治疗后,发现皮损消退而获得诺贝尔奖。
     在1903年前埃及早已认识到有种植物经光照射能诱发出药用成分。这种野草是生长在尼罗河案上,一位物理学家发现吃这种野草,人皮肤不易被光照晒黑,因而他们开发用于治疗白斑病,经研究现已知其植物的有效成分为补骨脂素,是化合物8-MOP的一种成分。研究证明8-MOP经过特殊光照可与DNA结合是一种免疫调节剂,不是一种抗癌药,用于免疫失调性疾病(包括牛皮癣、疽、新生儿黄疸、恶性肿瘤等)。以后又不断发现这种植物成分在无花果、酸橙及一些水果蔬菜中均有。在光照前其分子是惰性的,经光照射后能与DNA的螺旋体稳固的连结,补骨脂素可毁坏分裂的细胞。并已证实:是紫外线A的光照射,只需光照激活千分之一秒就能发生光化反应。最早研究8-MOP是1940年开罗大学AbdelM·E1Mofeyhe 哈佛大学的Barbara Gilchrest等发现能治疗T淋巴细胞瘤的局部皮损,显示T淋巴细胞对8-MOP和紫外线光的敏感。国外已开始用于治疗恶性肿瘤,并运用光照机的克隆细胞首先影响免疫系统、免疫攻击靶细胞。目前将进入研究药物经光照激活后攻击靶细胞靶组织的机理。
  (二)国内研究现状:
  国内各地陆续报道:对个案病种应用中药加用UBIO疗法治疗经验的文章。未见有对中药中光敏剂的研究报导。我们在应用UBIO疗法,对心脑血管病、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免疫疾病、代谢性疾病、儿科、外科、妇科、皮肤、五官眼科等30余种疾病中,从中医阴阳气血辨证论治加UBIO疗法的机理研究中;发现加用UBIO治疗,能普遍提高疗效。
  我们根据Richard L·Edelson报道:Light-actirated Drugs(光照激活药物)的文献!选择部分中药经紫外线照射后的制剂作了初步的探索研究:
(1)选择合适的光波照射:
  根据紫外线波长的不同,其光量的大小亦不同,波长的不同所引起的光生物学效应也不同。根据光生物学界和光医学界把紫外线的波段,分为四个波段:UV-A1 340~00nm、UV-A2 320~340nm、UV-B280~320nm、UV-C200~280nm.我们在摸索研究中,选择了合适的紫外光吸收峰值,发现均出现明显的吸收峰。
(2)研究的中药品种:
  我们对部分中药,制成制剂,另设8-MOP补骨脂素和甲氧补骨脂素片作对照进行光谱测定。中药品种有丹参、川芎、石菖蒲、地龙、补骨脂当归黄芪、黄柏、黄精、杭菊花、黄连等的中药制剂,经过合适的紫外线光照后光谱测定,发现中药制剂的光谱吸收峰与补骨脂素的吸收峰相似(附图)。
  实验提示:上述中药可能有补骨脂素的相似成分(可能有光敏剂成分存在)。由于中药成分复杂,尚需进一步深入研究。
  五、本研究的创新之处
  1、本研究对中医证型的气病、血病、气血同病及脏腑阴阳辨证与UBIO疗法的作用机理研究,已建立一整套中医脏腑阴阳和气血辨证与UBIO疗法结合的新疗法,即发扬中医特色与中西医结合治疗创出了一条新途径。二者结合作用协同增强疗效,明显优于单纯中药治疗,本课题属国内外创新的新疗法。
  2、通过本项研究30余种疾病的阴阳气血证型与与UBIO疗法机理研究的同时,适合现代科学检测方法,运用心、肺功能、微循环、血液流变学、免疫学、血气分析、自由基系统、神经介质、心肌酶谱、肌酶谱等生物化学多学科验证,探索建立了一套中医辨证的微观检测模式,为中医证型的宏观辨证与微观检测结合和为中医走向世界积累了科学依据,这在中医事业中具有开创性意义。
  3、本项研究重点突出中医特色,为探讨二者结合治疗的疗效时,对部分中药研究其药效增强机理,将中药制成制剂经紫外线光照激活后,用紫外线光光谱测定,发现中药内有类似补骨脂素光敏剂的峰值出现,这是可喜的苗头,虽研究的中药品种不多,但通过对部分中药经光照激活的研究;不仅是增强药效,重要的是发现中药内有光敏剂相似峰值的出现,这对今后中药的开发价值是无可估量的,经检索未见类似文献报告,因此这在国内外是个重大的发现。

 

Copyright 2006 中国血疗网 版权所有
地址:南京市白下路242号 南京红十字医院
电话:86-25-86535669 86-25-83216138 传真:86-25-86535669